黯然若梦灬

【茸米】清晨

脑洞  OOC



“…嗯……?”

米斯达朦胧之间感觉到颈肩下的违和感,伸手摸索到一个光滑的金属制品。

昨天晚上忘摘了吗。

强撑着睡意睁开眼,米斯达试图把瓢虫从金色的发丝间拯救出来。被困觉频繁骚扰,努力了半天,解开的头发纳兰迦都能数清楚。

毫无进展啊,他开始考虑叫出性感手枪来解决这种精细活,一想到他们会吵闹着要先吃早餐再,然后这个美好清晨就彻底结束了,不行。


乔鲁诺会怎么解决呢,困意使他的大脑像用一台古董电脑运行的pr里播放的视频那样卡顿,手上的动作趋于停止。在电脑快要死机的时候,手上传了悉悉索索的触感。

好办法。

在回到梦乡之前,米斯达迷迷糊糊地亲吻上约等于乔鲁诺的瓢虫。


“啾。”


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有出糗的时候,比如在一个浪漫的早晨,给恋人一个小孩子般的吻……

米斯达恨不得立刻睡死过去,但实际上他只能硬撑着装睡,即使耳朵已经红得和瓢虫一样了他也不会醒过来的!

乔鲁诺应该已经转过身,闭着眼他也能感觉到灼人的视线。

“米斯达?”

“米斯达!”

“米――斯――达――先――生――!”

米斯达撑不住了,“啊啊,早上好!”,转身就要逃下床,却被搂住腰摔了回去。

“早安吻。”乔鲁诺笑盈盈得看着他,甚至嘟起嘴发出了“啾”的一声。

恶劣的小鬼!

“我不是已经给过你了吗。”来了,恶劣的大人的反击。

“那只是我的发饰!”

“你不是用黄金体验赋予它生命了吗,黄金体验是你的一部分,那他赋予的生命体也算是你的吧!”

“没有触感的早安吻毫无意义,如果非要这样的话那至少要吻黄金体验,米斯达先生!”

“啊啊!那样的话,性感手枪,去吻黄金体验!”

6个小人一出来房间彻底炸了锅。

“不要!”“早饭!早饭!”“让5号去啦!”“唔诶―”%&*%#&%#&*%……


很好,早晨彻底结束了。



ps ……复健  烂透了


-『猫』个性
-光线微弱了就会变成卡姿兰大眼睛

周末……有个小甜饼的脑洞鸽了三天了  看看周末能不能……继续鸽……

仿生人对背景和系统的要求太高了  懒得扣细节  鸽了x
然后手里就没有梗了(心塞 

【勇狗】人类 勇利x狼人joe  接上篇  OOC
@老大一碗鱼 的梗!

      勇利难得的被吵醒了。
      默默的承受着覆在身上的温热的重量,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勇利缓缓抬起手。    
      轻轻抚过金属环扣,指尖传来较柔软的皮质触感。
      用指肚稍作丈,嗯,缩紧刚刚好。
      勇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进入了居住区,理应有一个身份标志。
      而对于野犬,没有比脖颈更适合装饰的地方了。
      上完药,趁狼人还在熟睡的时候,勇利轻轻地把标识套在了他的脖子上。环饰深深地埋进微卷的狼毛,自内部隐隐反射出金色的光泽。
      勇利曾担心他化成人环饰就成了项链,现在看来魔法成功地将它缩紧地恰到好处。狼人一定是尝试挣脱无果,才这般气急,勇利不禁轻笑出声。
    更吵了。
      抵在他喉咙上的尖利的兽牙微微嵌入,炽热的气息顺着他的脖颈粗重地滑了下去,喉咙间发出的威胁声更响了。
      勇利感觉到狼人进一步贴近了他。毛绒绒的卷发蹭过他的下巴,未收起的耳朵不时微微抖动,带来令人舒适的温凉感,耳尖的细小的绒毛一次又一次地拂过他的脸颊。
      觉得这种微痒的触感引激发了他更大的兴致。手沿环饰绕至脑后,贴着脊骨向上插入发间,柔软的发丝灵巧的游过指间,手感比想象中的还要完美。手指触至狼耳根部,顺着细小的软毛划上尖端。
      在一次又一次的抚摸下,狼人齿间的力度减小了些许,身体有些放松地趴在勇利身上。不过等到他享受够了,立刻翻脸不认人,扇动耳朵弹开了勇利的手。
      “你的下巴不酸吗?”狼人闷哼了几声,倔犟地不肯松口。
      “要是口水流下来了,你来洗床单。”狼人这才有些急匆匆的从他身上爬了起来,跨坐在他的身上,身后的尾巴与被套相击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观察着他身上的松松垮垮衬衫,思索片刻,勇利决定先不考虑衣柜附近怎样惨案,而是缓缓地伸出手。
      狼人有些疑惑地盯着那只手,它不紧不慢地探过来,手指轻轻捏住衬衫的下摆,直到有微微上抬的趋势时,狼人猛地意识到他想干什么,拼劲全力按住那只不安分的手。
      微露利爪的手,涨红的脸颊,紧张地甩动着的尾巴。
      猜对了。
      “你是变态吗!”
      “只是确认一下,有没有要加洗的衣物。谁才是变态啊。”
      “嘁!只是因为其他的衣服太不合身了!还有,快把这个该死的东西拿下去!狼可不是狗!”狼人抓起了勇利的睡衣领,低头贴近他的脸,呲牙威胁。
      “咚、咚。”
      两下敲门声后,门不合时宜被推开了。
      场面一度安静了下来。一个标准微笑着的侍从站在门口,看着床上仅套着一件皱皱巴巴衬衫的青年跨坐在另一个被微扯开睡衣的人身上。  
      狼人的脸彻底烧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扯起被单盖在身上。
      “等――”   
      “早上好,勇利先生。” 稍加迟疑,侍从对着狼人也行了礼,“早上好,勇利先生。”
      “我叫joe!事情不是――”
      “是否开始晨间清扫。”
      “开始吧。”
      joe呆滞地看着侍从有条不紊地捡起地上散乱的衣服,整理起被他翻乱的衣柜。
      “一个魔偶罢了。”勇利回想着joe慌乱的反应,收到joe投来的呆呆的疑惑,轻笑了起来。
      “你tm不早说!”joe生气地朝勇利扑了过去。
      “你可没有问我。”勇利伸出双臂试图制服他。
      “你也知道羞耻啊。”“比变态知道的多!”
      晨间的“小打小闹”愈演愈烈,发展到了扰民的程度,自然也遮掩住了逐渐靠近的高跟鞋声。
      “勇利。”清脆的女声在走廊。
      反正又是魔偶,joe毫不在意的继续向勇利扑咬过去,却发现勇利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伸手锁住了他反抗的动作,用被子将两人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埋在勇利胸前,joe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不知所措。
      “非常抱歉,owner。”
      “今天新到了一批药剂,你整理一下。”
      “是。”
      “还有,下次记得提前设置好隔音,注意身体。”
      “……是。”
      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走廊尽头。
      还是被误会了。
      房间陷入一片死寂。
      勇利最先振作起来,起身穿好衣服,翻找起自己的旧衣物,选了一套比较合适的后,转身将逃避现实的joe从被底下挖出来,一场持久战以勇利成功地把衣服套在joe的身上告终。
      第一个早晨终于勉强以和平地方式结束了。


ps:始终不会写小甜饼非常难过o(╥﹏╥)o 
         不过我会努力的!
pps:可能不会有后续了【如果有灵感了可能会再写一点  灵感这种东西 你懂的
ppps:有点想写底特律背景下的勇狗   仿生人x人 ?仿生人x仿生人?
pppps:想征集一下脑洞又不太敢 因为有感觉的、能写出来的少之又少  会很对不住帮忙想的人……

   
    
   

   

为什么我写不出小甜饼呢。。。☹️☹️☹️

【勇狗】
人类(?)勇利x狼人joe  童话风(?)
带有‘不死魔女’梗的化用,但依旧是勇狗,请注意。
OOC
@老大一碗鱼 的脑洞!

      昏黑的帷幕下,整座城市被无尽头的雨帘层层遮掩起来,雨的歌声响彻在这个寂静的夜晚。
      街道上寂静无声,大大小小的窗户只是空洞地映射着黑夜。
      这座城市仿佛被大雨冲刷掉了人类的痕迹。 

     “哒。”
      ……
     “哒。”

      细长的鞋跟与石砖碰撞的清脆声响,轻轻地应和着雨点。
      一位曼妙的女士优雅地自黑暗踏进路灯的光芒。撑着一把精致装饰的伞,随心地漫步于街道,长长的裙摆划过潭潭水洼,却没有留下一丝波澜。
   
      世间有什么是最不相容的呢?
      比如,贵妇人与小乞丐?
   
      女士发现了蜷缩在屋檐下的小小的身影。
      被雨打湿的杂乱的银发遮不住少年毫无惧色的紫色的瞳。
      女士微笑着,向少年伸出手。
      略迟疑地,一只冰冷的小手小心的避开长长的指甲,搭了上去。

      世间有什么是最相容的呢?
      比如,需要帮手的魔女与无家可归的小男孩?

      两人缓缓地走在街道上。
      直至踏进黑暗的尽头,最后一盏灯光,也在他们身后被无尽的雨声吞没了。  

      暴风雨带来的飘渺思绪被清脆的铃铛声唤回到手中微旧的纸张。
      是勇利回来了。
      不过除了勇利,有希子察觉到到魔物与血液的气息萦绕在他周围。

      勇利浑身都湿透了,伞不知被他丢到了何处,唯一的一件防雨的大衣被裹在了魔物的身上,从里面冒出了尖尖的毛绒绒的耳朵。
      这是……
     “勇利,这是什么。”
     “野狗。”
     “……”
      沉默在两人之间徘徊了许久,其间勇利只是低着头,双臂微微收紧,甚至不愿意将他放下。
     “狼人是不会被驯服的。”
     “他保证不会破坏任何东西。”勇利坚持道。
      有希子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执着。
      冷风相互推搡着挤了进来,门在身后发出吱呀吱呀 的抗议。
      勇利觉的雨寒进一步迫近了,攀上他的肩膀,一圈一圈地缠绕、勒紧,呼吸似要被冻结了。
      勇利一直有些惧冷。
      曾经的阴冷的街巷,难耐的饥饿,逼近的死亡,令他对温暖有着独特的渴望。炉火闪耀着他小小的梦想。
      一只微凉的手带他走出了最冰冷的黑暗。
      他有机会静静地将时间花费在壁炉里团团舞动的火前,欣赏着柴木迸出星星火花时奏出的悦耳声响。
      无限的藏书与奇异的魔法,曾经成为过炉火的替代品。只是在某一瞬间,好奇心熄灭了。
      勇利又回到了被温暖圈起的软椅,静静地盯着跳动模糊了的火焰。
      在某一刻,他不禁想到:
      还能燃烧多久呢?  
      炉火边也曾出现过别“人”,不知为何而来的千姿百态的精灵,抑或是稀奇古怪的妖。
      炉火边也曾经喧闹过,谈话声持续到了最深的黑暗。
      但是没能迎来黎明。
      炉火边又只剩下勇利,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众人之间,只有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相像。
      火苗依旧是那么的欢腾,不知疲倦地舞动着。
      只是,没有那么温暖了。
      沉睡已久的冰冷的种子再度被唤醒。
      它扎根于心房,疯狂的蔓延生长,肆意延伸的枝条刺穿肺叶,使呼吸更加的困难了。
      双臂收得更紧了,勇利感觉只有无限地贴近怀中温热的躯体才能使自己不至于被彻底的冻僵。
      有希子沉默着离开了。
      默许。
     “咔哒。”门终于挣扎地关上了。炉火的温暖终于有了机会从壁炉里爬出来,大口地吞噬掉冷气。整个房间再次被暖意填满。
      勇利觉得寒被彻底驱散了。
      微微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臂,勇利立刻动身去处理狼人的伤势。

       有希子回到书房,桌上那张密密麻麻的名单不知何时已经被风卷走了,再找一份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
       似乎已经不需要了。
   
       在微冷的雨夜,曾经的魔女找到了优秀的管家。   
       如今的青年是否找到了他的温暖呢?
    
   

psTBC?
pps文风清奇
ppps要不要写后文呢……

【勇狗】ABO+旧伦敦风格+年操             OOC
 A!26!勇利xO!17(18)!joe 
@老大一碗鱼 的脑洞! 
@老大一碗鱼 感觉这样ok  在一个神奇的时间点完成了审文  向鱼同志致敬
以小段子的方式过渡一下  番外性质

〔1.5〕

    “搭档呦,不要太相信那些alpha。和他们交易的时候小心一点。”
    “勇利和他们不一样。”
    “你这个小子怎么又能听懂人话了。”
    “啊啊,我知道了,下次交易的时候我会小心的。”
    “你这混小子!”

       joe每周都会按时出现在地下室――即使他没有钥匙。勇利倒也乐意见他以各种奇怪的方式入侵,在他差点被当成小偷抓走之前。

――――――――――――――――――――――――

      在夜晚褪去理性。
      仅在夜晚那昏暗的地下格斗场,才能卸掉沉重的枷锁,勇利曾经孤独的与黑暗为伴。但如今,另一只野兽闯了进来,金色的瞳驱散了黑暗。
      勇利不再是独自一人。
    

      有传言说勇利有了一个情人,有的说勇利有了一个私生子,有的人说勇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有的人说勇利到现在还是处男,最后一种说法被普遍传播了。
     自然,没有人敢让勇利听到这些话。
     除了老板。

ps 虚假的更新

【勇狗】ABO+旧伦敦风格+年操             OOC
 A!26!勇利xO!17(18)!joe 
@老大一碗鱼 的脑洞! 
依旧感谢@老大一碗鱼 (*°∀°)=3帮忙修文!!!!

〔2〕
      因为没有按时还上债务,joe就这样默默消失了,去向显而易见。
     在南部赝作还没想出合适的理由去见藤卷的时候,藤卷先一步派人来找他了。
     “非常抱歉!请再宽限一段时间!我马上就能弄到钱了!”
     “虚张声势的本事还是老样子啊。”
      藤卷将一杯红茶轻轻放在南部赝作的面前,茶水微漾散发出清香。
     “不过不必了。不如说…”
     “以后都不必了”
     “不不不!请别这么说!再给我四、不!三天!就三天!我一定会把钱还上的!请放过他吧!他还那么年轻!”
     “我对狗肉汤暂时不感兴趣。”
     没等南部赝作做出反应,藤卷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
     “听说你向来好赌。”藤卷在书架边缓缓踱步,指尖摩挲过排排书脊。
     “你的朋友最近很受欢迎,一说出售很快就有了几个买家。”手停了下来,一本书册被缓缓抽出。
    “作为他的搭档――”藤卷轻轻的将书册放在南部赝作的面前。
     “来赌一下他的命运吧。”藤卷向他露出了冰冷的微笑。
     “这―”南部赝作立刻被冷峻的目光封住了嘴。
     “这是我最后的仁慈。”
      没有其他路可以选了。南部赝作僵硬地翻动名册,目光在满是名字和照片的纸上游离。仅凭照片和姓名,怎么可能预见joe的未来呢?
      游离的目光被猛地拌住了。
      勇利。照片也与joe描述的相近。
      joe这样期待着再次相见的人。仅凭joe的三言两语,并不能确定是敌是友。
      只能赌一把了。
     南部赝作将勇利的照片撕下来递给藤卷。
      藤卷望着这张照片,露出了依旧令人不明意味的笑,从口袋中摸出一枚硬币,轻轻地扣在南部赝作面前,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
      南部赝作呆呆地盯着那枚硬币。
      这是赌赢了的意思吗。

      joe百无聊赖地等待着最后的判决。根据最近较好的伙食,甚至大发慈悲地让他洗了个澡。joe知道,他要上路了。
      不是这个上路。被束缚住手脚,蒙住双眼的joe,感觉自己被扔上车,不知运往何处。
      可恶!原来是被卖了吗。还不如死了!可惜,藤卷早就堵上他的嘴,断了自尽的一切后路。
      一个急刹将joe晃到了地上。
     你tm就不能停稳一点。可惜他的想法没有办法传达到司机的耳朵里,或者脸上。
     joe感觉自己和贩卖的肉排在各种意义上处境没什么不一样:被拖进屋里,随意搁在地板上。
     趁那边交易的功夫,joe已经扭曲地反向移动了一段距离。
    “咔”随着上锁的声响,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joe感觉一道视线扎在他的身上。出其不意是joe一贯的作风,在这种状况下,joe突然更加奋力地向屋内爬去,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狠狠地撞上了桌角。
     望着蜷缩在地上的人,勇利嗤笑出声。
    “不愧是野狗啊,到了这种地步还要挣扎。”
     很快辨别出声音的来源。joe起初愣在那里,随后开始用力地挣动束缚,喉咙中发出含糊的呜呜声。
     勇利担心他再碰到桌角,抢先一步上前按住他。
    “你这样我没法解开绳子。”
     joe闻言安静了下来,但依旧紧绷着身体,没等绳索彻底脱落,他就挣扎着向反方向跑,为自己寻找一个安全距离。
     毛毛躁躁地撤掉眼罩,joe有些不适应炫目的光线,搓了搓微痛的双眼。比起新环境,眼前那人的存在感格外的高。
   “所以,你是把我买下来了。”
    “没错。所以应该改口叫主人了。”
    “呸!”
     对joe的反应毫不意外,勇利甚至轻笑起来。
     joe感觉自己被当成宠物耍弄了,想用拳头告诉他野狗可不是这么好驯服的。
     勇利见joe有打架的意思,便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与室内的灯光相比地下室更加昏暗,joe有些警惕地向内张望,自然不会轻易下去。勇利明白野生动物的警惕性,先自己径直下去了,很快听到另一个轻快的脚步声紧贴在身后。
     看到了格斗场,joe一下子从勇利身后蹿了出去,兴奋的踏上那片场地。
    “在别墅下修建格斗场,你的品味烂透了。”但从那明亮的眸中却能看出他的满足和愉悦。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alpha的力量。”joe微弓起身,已经准备好了。
    “没有逃跑的机会了。”勇利凝视着他,褪去了儒雅的伪装。
  
     
     两人在格斗场上演暴力的舞蹈,没有观众的欢呼,只有拳风与汗水的坠裂声为他们喝彩。
     尽管joe破掉了勇利仅用一个手的挑衅,终究敌不过对方在身体上的优势和其更为纯熟的技巧下。
     体力过度流失, joe趴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了。任凭勇利把他拖上楼,放倒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厨房传来的香气又催促joe爬了起来。勇利刚想叫他,一回头发现joe已经趴在餐桌上了。
    “只剩了些意大利面,吃吗。”
   “能填饱肚子就行。”
     面条刚放在面前,就被joe以扫荡的方式解决掉了。
   “没人和你抢。”
    “也是啊。”
     joe并不习惯不紧不慢的生活,但在等勇利不紧不慢吃饭的过程中,他还是有些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亏你能在这么安逸的生活下还能想着打拳。你的脑子果然坏掉了。”
     勇利保持着餐桌礼仪,只能用眼神警告他。
    joe趴在餐桌上笑了起来,碟盘在轻轻地颤动,附和着他。
    
     勇利终于吃完了。joe目送他离开了厨房,再次进入视野,走到他身边把一张卡片放在桌子上。
     joe的的眼睛聚焦到那排文字上。
     “身份认证?”
     “交易的时候顺便办的。”
     “哈。我要干什么?”joe捏起那张无数人人梦寐以求的长方形纸片。
    “能让你在这里找份工作,然后尽快地还上钱。”
    “一旦成为商品,债务就一笔勾销了。”
    “所以你要还我的钱了。”
       joe望向他,眼中满是惊讶。张开的嘴连一个音节也没有发出就默默闭上了。
     他毫无反驳的理由。
      难得收起了牙齿,如果真的是犬科类的话这时耳朵也会垂下来吧,望着joe一副吃瘪的样子,勇利轻声笑了出来。
     “你也会笑啊!”
     “……”勇利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他。但其实他自己也才意识到这一点。
     两个白痴互相瞪视了许久。
     勇利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想说什么,无视对方幼稚地庆祝幼稚的较量的胜利。
    “这有一份工作,要干吗。”
      joe一听,立刻从短暂的喜悦中脱离出来。
    “什么工作。”
    “陪练。”
      joe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啊啊,上层社会有哪个奇葩的贵族大人想要找一个陪练啊。”joe大声地拖着长音说到。
      勇利佯怒,势要收回少年手中的卡。
     joe先一步从凳子上跳下,灵活地躲开了。
    “后悔可来不及咯,奇葩的贵族大人。”
     “后悔的是你才对吧。以后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嘁。期待被我按在地上揍的那一天吧。”
      joe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再度关闭,室内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不过内心那谭死寂的水,终于被投入了一枚石子,泛起层层涟漪。
       TBC
   
ps? 
       不过内心那谭死寂的水,终于被扔进了一只狗子,不仅溅起了水花,还扑腾起层层波澜。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jpg)

【勇狗】ABO+旧伦敦风格+年操             OOC
 A!26!勇利xO!17(18)!joe 
@老大一碗鱼 的脑洞! 
非常感谢 @老大一碗鱼 帮忙修文!!!(❁´ω`❁)

〔1〕
       烟雾携卷细雨弥漫在街道,长久的阴雨和雾霾让人忘记了晴空是什么样子的。
      此刻,光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上层社会是永远不会缺少光的,夜夜歌舞升平,灯光下打扮的精致的人们与金钱珠宝共舞,享受无尽的奢华。而在界线的另一边,光芒似乎永远不会照射进来,整座城市的污秽杂糅都被倾倒在此,污浊充斥着各个角落。这里没有人,只有【影子】,藏匿于黑暗,没有姓名,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每天倚靠麻醉自己度日,每天为了生存苦苦挣扎。

      又有谁会问一条野狗的来去呢?
      Junk dog,不知何时流浪至此,在两界之间游走,在一番摩擦以后总算融入了其中。和一个名为南部赝作的中年男子,倚靠贩卖情报为生。青涩的面孔,污秽遮掩不住的充满活力与野性的瞳,都使他与这片沉闷污浊的背景格格不入。
      
     “嘁”,顾不得身上的伤,joe挣扎着爬起来,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空旷的工厂,套情报的事险些暴露,皮肉之苦算是疏忽最轻的惩罚了。
     “看起来今天不太顺利啊,搭档。”
     “哼。”joe将一团皱皱巴巴的纸扔向他。醉酒的男人急忙去接,晃晃悠悠地最后扑倒在地。顾不得joe哄笑的声音,南部赝作急忙查看纸条上的内容,“干得漂亮,搭档!债务马上就能还清了。”
     “你要是早点把酒戒了,债早就还清了。”
     “别妄想了。”

      在黑夜的掩映下,两人来到了边界线。上层的大人物不会屈尊踏进非认可地区一步,而为了凸现身份的尊卑,下层人也不欢迎进入认可地区,交易就这样在线的两侧进行。joe望着另一边的白昼,并不羡慕:谁知道那灯芯又是谁的皮与骨做成的呢?被一群贪图享乐的猪剥削压迫,真可悲啊。
      一辆黑色的车停靠在路边,车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身后跟着两个保镖,一步一顿的向他们走来,摆足了架子。
    “您来啦!”南部赝作向那人小跑过去,见男人一脸厌恶地退后了几步,他识相地停在了线后,脸上的肉迅速堆积起来,露出了非常标准的谄笑。
      真是太搭了,joe非常厌恶这一唱一和的演出,别过头不再看他们。
      南部赝作将纸条递给保镖,保镖再上报给那人。
    “您看是不是可以给钱了呢?”伴随着隐隐搓手的声音,南部赝作趁机开口说道。
    “呵,想凭假情报糊弄过去,你们真大胆呢。”
    “不可能!那份情报一定是真的!”对方明显是要赖账!joe恶狠狠的盯住那人,似野狗露出了锋利的齿。
      那人被joe的无礼激怒了,刚想让人动手,就听到南部赝作向joe大喝:“闭嘴!”
      无止境的奉承,无休止的自我贬低直至蝼蚁,  扮小丑共人取乐.....
      为了生存。
    “ 所以要怎样您才能付钱呢。”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个机会,再套一份情报,成功了就把钱都付给你。
    “ 非常感谢!  ”南部赝作尽全力鞠了一躬。
    “哦,对了。看好那条野狗,  别乱咬人,被人捉去做炖汤,可就不好了,对吧。”
      那人轻蔑的看了一眼joe,转身离开了。车灯化为一个光点,消失在路的尽头。joe微微松开紧握到麻木的拳头,大步的离开了。只能将愤怒发泄到空气里。
      在生存与斗争的较量中,生存赢得索然无味。

      alpha最初因其开拓性的力量,为众人所敬仰,取得了统治地位。而在奢靡的今天,曾引以为傲的健硕却被视为粗鲁、野蛮,alpha们执着于华而不实的外表,仔细算计如能压榨出更多的利益。
      在灯光点亮的四方格斗场上,一个高大的男子用力地击打着沙袋,拳与沙袋碰撞发出闷响,锁链清脆的碰撞声扫荡过黑暗的角落。
     上放的门被打开,强烈的光涌入,冲淡了地下室的昏暗。
     “勇利。”一切声音随之恭敬地停了下来。
     “宴会马上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
     “是。”
      勇利立刻动身离开了地下室,切断电源,将黑暗锁在身后。
      宴会的欢声笑语与勇利较为严肃的面孔形成对比。疲于应付着不断向他搭话的omega,以及不时用眼神提醒那些嫉妒的过于明显的目光,这就是勇利的宴会的全部内容了。即便是家狼,也难以忍受这般束缚。
      终于结束了,勇利默默叹了一口气,得到准许后立刻先一步离开了。
      穿行于街道,勇利忘记这已经不是私有地了,一个突然出现在拐角的身影使他惊醒,车在急转之后堪堪躲过,斜刹在人行道上。
      勇利立刻下车查看那人的状况。一个16、7岁的少年倒在地上,从衣着能看出他来自另一半社会。
   “你没事吧。”不知摔伤的程度如何,勇利蹲下想伸手扶他起来。
   “啪”向少年伸出的手被狠狠地拍开了。少年忍痛支撑起身体,尽可能迅速地爬起来,整个过程在勇利眼中就如同新生的小动物一般。
      勇利在少年起身后注意到对方那闪着金光的瞳,凶恶的目光被那张稍显稚嫩的脸扭曲了本意。勇利不禁想起了曾经见过的一条生气的幼犬,真像啊。
      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了,幼犬进一步露出牙齿,“杀人真的毫不生疏啊!”
    “抱歉,这里以前是私有领地。”
    “嘁。”
      眼前少年依旧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说到底还是为了一笔赔偿。
      勇利拿出钱包翻出几张钞票,递给他。joe露出不屑的神色,挥手将钞票击落了,它们似纸片被随意弃置在路上。joe转身就要离开。
     “太少了吗,真是贪婪啊。”勇利感觉非常有趣,试着进一步激怒他。
      果不其然,闻言joe止住脚步。
     “沾满了血污的东西我才不稀罕!”
      似乎被彻底激怒了,金色的瞳在黑暗的映衬下格外耀眼,直直地盯着他。
     “从别人的血肉中榨取的财富,还真是享用的心安理得啊。”joe也不打算忍耐,借此发泄积攒已久的怨火。
     “不亏是野犬啊,这么快就开始反咬了。”
     “比只会动动嘴皮子的贵族大人要好多了,身为alpha却忘记怎么战斗了吗,真可笑啊。”
     “是吗。真可惜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果然很有趣啊。
       心跳愈发的急促起来,兴奋感在神经末端迸裂。两人都做好了准备,在昏暗的路灯下,一场战斗一触即发。
     “勇利!”一声喝止又把他拉回了身份地位的束缚。老板的出现,掐灭了初燃的战火。
      勇利恢复到以往的标准姿态,上车随老板离开。
     “家犬就夹着尾巴滚吧!”虽然有点不爽,joe觉得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胜利。
      还会再见面的,勇利埋下了这样一个想法。

               
      按照那人提供的情报,joe要混进酒吧,接近坐在吧台边的人,本应是这样的。joe悄悄地接近后门,发觉原本喧闹的酒吧安静异常。不对劲,神经末梢发出危险的警告,joe想立刻撤离,没后退几步就被一双手大力的推进了此刻恰好打开的门。
    “乱咬的野狗是什么下场,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吧。”座在吧台前的人恶狠狠地挤出这句话。原来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报复的圈套。
    “您还真是小心眼呢。不过,恐怕你连一条野狗都收拾不了呢。”
      谁都没有料到joe会先发制人。两个保镖毫无战斗经验,高大的身躯反而在一瞬间成为了弱点,在酒吧遍布桌椅的地形显得尤为不便,被常年在拳头下摸爬滚打出来的joe耍的团团转。在于少年一番周旋无果后,一个保镖很快沉不住气露出了破绽,被joe狠狠地一拳击中腹部,闷哼一身,率先倒地。剩下的一人见同伴被击倒,慌乱起来,本来就不是joe的对手,他很快在这场一对一的较量中被一记刺拳集中下巴而淘汰出局。
     毫不意外的都是些酒囊饭袋。joe踩过倒地的两人,向那人逼近,“听说alpha有卓越的力量,但是…”,看向那张爬满恐惧的脸,“好像并非如此啊。”无视那人的求饶,后摆蓄满力的拳头以极快的速度打了出去,结结实实的击在了企图赖账的人的颧骨上,那人应声从椅子上摔下,再没有反应。
     太爽了,很值得啊。joe大步离开了酒吧,无谓地踏上末路。
     一但选择斗争,生存就毫无希望了,生存法则向来这样残酷。

TBC